最新公告:
首页 > 佛国文化 > 电子刊物 > 新闻查看

发于心而扬于行

2013-07-03 17:56

修 行

——以九华山慈善事业为例,简述佛教慈善的理念与实践

如 意


起信大师是清代著名净土宗高僧,字香海,俗姓单,浙江富春人。父亲单华藏,博通内典,深明佛法奥义,奉佛修持,信仰虔诚。起信少年时,父亲便令其出家修道,不久往南屏求戒,戒师教看谁字话头。起信大师穷力参究念佛是谁,曾经彻夜不眠,端坐一室,如木偶一般。嘉庆元年七月初一,起信大师登上吴山,正当黄昏时分,见到灯光相互辉映,晃照心目,起信忽然有悟。登山归来之后,起信大师将自己所见所感告诉华藏。华藏便让他遍参访善知识。起信大师游方到苏州,遇到一位弘传净土宗的高僧,指示他修净土念佛法门。起信大师听从高僧的劝告,从此以净土念佛法门作为自己毕生修行的功课。苏州参访结束后,起信大师回到杭州,闭关于杭州古梅庵,每天念诵十万声佛号,作为日常功课。念佛每有感悟,大师都会赋诗抒情,诗文中多劝人专修净土念佛法门。起信大师于嘉庆十七年十月十九日,圆寂于苏州东园隐修庵。世寿三十七岁。临终前,预知时至,沐浴更衣,念佛坐逝。圆寂数小时后,头顶灼热烫手。弟子举体入龛,轻如羽翼。父亲华藏撰写对联赞云:顶暖决生安乐刹,身轻显示涅心。
起信大师不仅修行有成就,而且还是清代著名诗僧之一。他曾作有很多关于修行净土法门的诗歌。其中流传最广的是他的《念佛歌》。这首诗歌从不同方面劝人要放下万缘,一心念佛。诗歌还表现了修念佛法门的人应当具备的心态和应当掌握的修行方法,以及念佛之人对待人生的正确态度。其内容主要有以下几点:心不外求,淡泊名利;人生无常,即心即佛;坐禅忘机,随缘任运;生死淡然,念佛最好。分述如下。

一、放下万缘,一心念佛
作为净土宗的一代高僧,起信大师处处劝导弟子专修净土念佛法门。大师在这首《念佛歌》中,首先讲述了念佛的好处。诗云:
念佛好,念佛好,万事从头一笔扫。几回背父走风尘,旅邸神魂多颠倒。不参禅,不研教,一炉香篆萦缭绕。
起信大师认为,很多修行人都不知道掌握正确的修行方法,往往修学了很多年,却仍一无所获。这些修行人,虽然在修行,但还是放不下世人难以舍弃的一切身外之物。他们还存有世人那种贪嗔痴之心。当我们念佛之后,应当认识到娑婆世界充满了各种烦恼痛苦,而我们依靠自己的力量又无法解决这些烦恼痛苦。相对于娑婆世界的各种烦恼痛苦而言,只有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之后,我们才永远脱离六道轮回之苦,因为极乐世界没有痛苦,只有欢乐。到了极乐世界之后,你才会感到世间人所难以放下的一切身外之物都是一种挂碍。由于有了这些挂碍,就障碍了一个人的修行。所以,一个有挂碍的人虽然修行,却很难有成就。
起信大师劝告我们,如果想要念佛有感应,就应当“万事从头一笔扫”,只有你放下万缘,才能心无挂碍,一心念佛。等到日久功深,自然能够往生极乐世界,与诸佛菩萨为友。
起信大师还以《法华经》中穷子的故事为例,说明只有净土法门才是修行者的归宿。穷子当年离家出走,不知道自己家庭发生很大变化,等到多年后讨饭来到自己家门口时,看着豪宅大院竟然不敢相信是自己的家。当别人告诉他这就是自己的家时,穷子竟然饭也不讨匆忙逃走了。最后穷子的父亲派人将穷子找回,通过善巧的方式让穷子认识到这就是自己的家,穷子才逐渐相信,并继承了父亲的家业。起信大师的“几回背父走风尘,旅邸神魂多颠倒”告诉我们,有很多修行人就像穷子一样,舍父逃走,经历了很多颠倒梦想,最后才找到方便快捷的净土念佛法门作为自己终身的修行方式。
起信大师认为,净土法门念佛法门与其他修行法门相比,具有“下手易而成功高,用力少而得效速”的特点。念佛法门简便易行,不论一个人文化高低,也不管一个人的贫富贵贱,也不论一个人是健康还是残疾,只要你抱定一句佛号念念不忘,将来就能够往生西方。
相对于净土法门,佛教的其他法门要复杂得多,而且成功率也没有净土法门高。修禅定的人,要通过静坐观心,去除妄想,达到明心见性的目的。而修习律宗等其他宗派的人,则要通过读诵经典,研究经教,才能够教理通达,从而最终通宗通教,以教理指导自己的修行,取得修行的成就。因此,起信大师在谈到净土法门的殊胜之处时就说:“不参禅,不研教,一炉香篆萦缭绕。”

二、心不外求,淡泊名利
在古代有很多高僧大德为明了佛法的真谛,求得名师的指点,以便方便快捷的悟道,他们不畏艰辛,千里行脚寻师访道,亲近高僧。但是古代有修证的高僧都主张一个人应当反观自身,信不外求,才能发现自己本具的真如佛性。若是心外求法,就会耗费很多时间和精力,导致自己空无所获。当年的赵州禅师在八十多岁高龄时还外出行脚参访,但是当他参访多年之后才发现,自己竟然一无所获。所以,莲池大师在谈到赵州禅师行脚的故事时作诗云:
赵州八十犹行脚,
只因心头未悄然。
及至归来无一物,
始知空费草鞋钱。
起信大师认为,每个修行人都有衣中摩尼宝珠,这个宝珠在圣不增,在凡不减。这个摩尼宝珠就是我们自身本来具有的佛性,它不需要向外寻求,只要通过内心观照就能觅得。为了让我们去除妄想烦恼,心不外求,从而通过观照自心来悟道。起信大师于是在《念佛歌》中说:“奔波肩担没来由,访友寻师何日了。休外求,只内照,衣里摩尼无价宝。应声现色忒分明,六道神光谁欠少。”
起信大师不仅劝人通过观照自心明心见性,而且还劝念佛之人应当淡泊名利,自在修行。大师在《念佛歌》中说:“水自流,山自峭,静里观来都入妙。笑他名利日忙忙,自在真修谁能造。”在起信大师看来,自然流淌的河水,静谧无人的青山都是法身说法。即所谓“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又如古代大德所说:“青青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大师主张修念佛法门的人,也应当从自然中来体会其中的佛理禅意,以此作为修道的助缘。
不仅如此,起信大师在诗歌中还告诉我们,修行念佛法门的人,一定要看淡名闻利养。佛教认为,名利心是世俗之人最喜欢贪求的,因为名利之心,使人做出了各种伤人害己的事情。古人常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为了名利,一个人可以抛妻弃子,父子相残,丧尽人伦良心。而名利之心也正是修行者的大忌。起信大师也认为,名利是阻碍人修行的因素之一。一个修行人若不能放下世间的名利诱惑,就无法安心修行用功,更谈不上念佛往生了。所以,大师在诗歌中指出,那些每天为名利而奔走的人,永远也体会不到一个修行之人那种自在安然的心态,也体会不到一个修行者禅悦为食,法喜充满的感受。

 

三、人生无常,把握当下
佛教认为,人生无常,世事苦空。一个人的寿命最长不过百年,更何况还有很多因为天灾人祸、贫穷疾病等各种灾难导致一个人的意外死亡。在我们周围,经常会有很多年纪轻轻的人,过早地离我们而去,给活着的亲人带来了无尽的痛苦。人们常说:“黄泉路上无老少,孤坟多是少年人”,俗语真实地说出了人生无常的现实。既然人生无常,所以历代祖师都劝人要看淡身外之物。要知道,无论你拥有再多的财富,再高的官位,一旦无常来临,一切都不是你的。所谓“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红楼梦》中“好了歌”也说:“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至多时眼闭了。”正是由于人生是如此无常,因此,我们只有好好地珍惜自己的人身,及时努力修行,以后才不会再受堕落之苦。

 


起信大师有感于人生的无常,所以在《念佛歌》中劝人要认识到人生的无常,把握当下,认真地修行念佛。诗云:
月沉西,钟报晓,漫说容颜未衰老。古来贤哲若河沙,谁非白骨埋荒草。独此心,无寿夭,脱离苦海无烦恼。百年身世等空华,空华勘破一长啸。钵囊悬,柱杖拗,撇却尘缘归路早。人生定数已安排,佛本天真非矜造。
起信大师告诉我们,不要认为自己现在年轻,离衰老的时间还早。大师认为,时光如流水一般逝去,每晚的月亮西沉,每早的时钟报晓,都意味着时间在一点点流逝,我们在一天天变老。你若是不相信人生无常,可以看看历史上那些古圣先贤,哪一个不是随着时间的逝去而在人间消逝。正是认识到人生的无常,起信大师告诉我们,只有我们这颗念佛修行的心没有寿夭穷通之分。如果我们修行功夫纯熟,就能够带业往生西方,永远脱离娑婆世界的烦恼痛苦。
起信大师还告诉我们,人生即便百年也不过是昙花一现,待到无常来临,一切都得放下。如果我们能看破人生无常之理,念佛修行就多了一种动力。大师认为,古往今来有成就的高僧大德,都是看破尘缘,念佛往生西方净土的。大师还认为,人的生死定数都是已经安排好的,如果不通过自己的精进修行,就无法逆转。起信大师认为,如果一个人能够老实念佛,精进修行,自性佛就能够显现,往生西方也就有了希望,也就不受轮回规律的支配了。

四、坐禅忘机,随缘惜福
起信大师在提倡念佛的修道的同时,还主张通过禅净双修的形式来促进念佛的功效。起信大师认为,一个修行人应当有远离俗尘,抵御诱惑的能力。对一个修行人来说,能够过一种闲适自然的生活,会有助于道业的成就。大师在《念佛歌》中也表达了自己理想的修行方式。大师在《念佛歌》中说:
闲住庵,懒谈道,吏难役兮君难召。禅床镇日坐忘机,碧眼胡僧觑不到。曝晴檐,补破袄,一盂脱粟随缘饱。敢云闭户慕清高,亦非目视诸方藐。
大师认为,一个修行者能够在不为俗尘所染,不被俗事烦心,过一种悠闲自在的出世生活,即是一个真正的修行者。禅宗主张道由心悟,日用是道,并非只有坐禅诵经才是修道。悟道也不是通过语言文字来说明解释的,所谓一落语言窠臼就与道相违。所以,当有学徒向高僧询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或是“道如何修”之类的问题时,祖师们往往会以答非所问或棒喝的方式来截断弟子的妄想,使他们在言语道断、心思路绝之时豁然悟道。正是源于禅宗的这种思想,大师在诗歌中说“懒谈道”。不过,起信大师也认为,当一个人能够坐禅达到忘记自我的禅定之境之时,个中滋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这种证悟的程度,即便是从印度来东土的高僧也无法勘验。
起信大师认为,一个修行人应当过着“曝晴檐,补破袄,一盂脱粟随缘饱”的随缘自适的生活。大师认为,惜福节俭的生活,有利于培植自己的福报,减少对物质的贪心,从而有利于修道。古代很多祖师都是惜福的典范,他们往往一件僧衣穿数十年不肯舍弃。饮食也力求简单,认为只要能维持色身即可,从不贪求美味佳肴。现代高僧印光大师即是随缘惜福的典范。大师在普陀山法雨寺常住时,寺院经常早餐是白粥和榨菜,因为大师吃不惯榨菜,索性只喝白粥,这种习惯大师一直坚持了几十年。喝过白粥之后,印光大师还会用开水将喝过的白粥荡一荡再喝下,防止浪费粮食。

古代祖师认为,佛教主张福慧双修,修福的最好方式就是惜福,只有惜福了,自己将来才会获得福报。起信大师正是随缘惜福主张的推崇者,念佛之人若能在平常生活中做到随缘惜福,对自己的修行将有很大助益。

五、生死坦然,念佛最好
起信大师认为,修念佛法门的人应当认识到人生如梦,生死无常,只有明白这个道理,才能够坦然地面对生死。大师在《念佛歌》中说:
生寡交,死绝吊,气尽皮囊便撇掉。土埋火葬总由他,不剩儿孙免不肖。苦莫悲,喜莫笑,总是浮生梦未觉。大家抛却瓜葛藤,刀环请唱还乡调。有一言,最简要,世人如入罗网鸟。欲脱罗网何处求,唯有劝君念佛好。
《念佛歌》中这段诗文阐述了起信大师的人生观。起信大师认为,一个修念佛法门的人,生前很少与人来往,等到死后就也用不着他人吊唁,不论是无常何时来临,都应当看破人生,放下生死。要知道,人的肉身就是一个臭皮囊,不管你如何珍惜保养,最后都会走向死亡。所以,念佛之人,要多想生前如何修行,少去考虑死后的事情。更不要计较死后的很多事情,即便将来死亡了,不论子孙土埋火葬都随缘。
起信大师还告诉我们对待人生各种处境的态度。大师认为,人生中充满了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当我们遇到坎坷逆境的时候不要悲观失望,遇到春风得意的顺境之时也不要得意忘形。人生总是祸福相依,坎坷也好,顺利也罢,人生都要一天天的过。大师认为,人生如空梦一场,“生前枉费心千万,死后空持手一双”是人生的最后结局。但是,我们周围的人,都知道这个道理,但却很少有人能够看得破。起信大师在诗歌中特别提醒我们,念佛之人只有抛却世人难舍的各种牵挂,做到心无挂碍之时,才能够念佛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起信大师还告诉我们,世俗之人在日常生活中有许多束缚和烦恼,使人永远不得自由。如果想得到彻底的解脱,解脱尘世罗网的束缚,唯有依靠念佛,仰仗自力与佛力的双重加持才能不受轮回之苦。
起信大师这首《念佛歌》包含丰富的内容。大师在歌中既劝告我们放下万缘,老实念佛,也劝告我们放下名利,看淡生死,从而做到心不外求,一心念佛,以期佛力加被,往生西方。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九子岩下双溪寺   下一篇:佛茶清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