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佛山概述 > 神秘肉身

九华山肉身菩萨之迷

  九华山是中国四大佛教名山之一,是地藏菩萨道场。作为佛教圣地,它清净、庄严、神圣。其肉身菩萨的不断出现,成为九华山佛教的一大特色,同时也为这座佛教名山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自从唐代开元年间,金地藏开辟九华佛教道场,被尊为地藏菩萨应化,九华山遂成为地藏道场以来,在这一百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有据可查的肉身菩萨就达14尊。其中“文革”焚毁5尊。现在能看到的还有5尊,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为什么九华山的肉身菩萨这么多?为什么这些肉身历千年而不腐?是不是经过特别的防腐处理?是不是与九华的地理环境有关?是不是他们有什么特别的修行方法等等,肉身菩萨给人们留下了一个又一个问号。

自然环境与防腐

  九华山的山体位于皖南断块隆起的中心部位,主体由花岗岩构成,受构造、岩性等影响,形成以山峰为主,盆地峡谷,溪涧泉流交织其中的独特的地貌景观。其气候属北亚热带湿润季风气候类型。季风明显、四季分明、气候温和、光照充足、雨量充沛、夏雨集中、梅雨显著,从而形成阴、凉、湿的山区气候特点。九华街年平均气温13.4℃,冬季极端最低温度 -11.8 ℃;夏季极端最高气温34.5℃;空气相对湿度在78℃至 85℃之间;年平均湿度 80℃。全年降水日期182.7天,全年降水量约2000毫米,山上森林覆盖率75%,大气质量优良。

  这样的自然环境,当然是旅游度假的好地方,但却不是防腐防霉的好所在。居民家里的衣物,尽管不停地翻晒,但仍有霉变,墙边的木柱和放在地上的木桌经常发霉,甚至长出了木蘑菇。宾馆的客房,尽管晴天通风、雨天空调,但其崭新的墙壁不出两年就生出霉点、斑块。而存放肉身菩萨的坐缸,却置于室外任风吹雨打,经三年而不腐,实在是不可思议。贴金供养后,其身体一直暴露在空气中,却也完好无损。更令人称奇的是,百岁宫明代无暇肉身菩萨,在“文革”中被埋入地窖十余年,身上的贴金已剥落,但身体却完好无损。这尊肉身,从其圆寂算起,至今近 400年了。这些事实,实在是不可思议。

站在佛教的观点看肉身菩萨

  佛教认为,佛菩萨或高僧大德圆寂后,可得舍利。《玄应音义》载:“舍利有全身、碎身之别”。全身舍利即是指高僧示寂后,其身体经久不烂,常保原形而栩栩如生者。碎身舍利指高僧大德荼毗后之遗骨。我们所说的肉身菩萨,就是佛教所说的全身舍利。《金梵明经》载:“舍利者,是戒定慧之所熏修,甚难可得,最上福田”。戒定慧之所熏修,就是佛教对肉身不烂的解释。

1、修行的结晶

  纵观九华山现存的肉身菩萨,其生前无一不修持严谨。他们虽表现各异,有的深山苦修;有的入世行医;有的现疯傻颠倒相;有的治身心于一处,一站就是三年。虽然他们修行的方式不一样,但都应机说法,利乐众生,外现凡行,内存清净。
由于他们严谨的修持,使他们的心体广大,内心清净。心无污染,行为自然高尚,他们的身体机能也随之发生了变化,潜能显现,灵异显现,有的能示现神通。这种身心的变化,是无比复杂而神奇的,戒定慧之所熏修,是佛教对肉身菩萨现象的基本解释。严谨的修持,是肉身不烂的主要原因。

2、修行者的愿心

   在教内,修持严谨的高僧大德非常多,但肉身菩萨为什么这样少呢?这与修行者的愿心有直接的关系。
许多高僧在圆寂时。嘱咐将遗体火化。我曾问过一们公认的高僧,问他往坐后是否保留遗体,他说:“四大皆空,不着于相,留个臭皮囊干什么?”这是大多数修行者的观点。

   至于这些肉身菩萨,他们在圆寂前嘱咐保留遗体,完全是慈悲度生的愿心。八万四千法门度八万四千种众生,这些肉身菩萨在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的共愿之中,又发下别愿,留此肉身,以身弘法,以身说教,以身度尘,这是接引众生的一种方便。因为有些人,在看到木雕泥塑的佛菩萨时,不能产生恭敬心,认为那是假的,但在看到肉身菩萨时,觉得可亲可近,内心震撼,认为那是真的,愿意供养皈依。所以有些高僧在圆寂之前,发愿要留下肉身,顺应众生,正因为如此,从古到今。肉身菩萨不断出现。

  金地藏(约696-794),即金乔觉,唐代僧人,原籍新罗国鸡林州(今韩国庆州市),为新罗国王室金氏近属(或曰新罗国王之支属)子弟,心慈而貌恶,颖悟天然,顶耸奇骨,躯长七尺,力倍百夫。他曾说:“六籍寰中,三清术内,唯第一义与方寸合”,正是基于这种学修佛法的信念,遂于新罗圣德王在位期间(702-737),即中国唐朝玄宗开元年间(702-741)毅然辞荣就苦,落发出家;涉海西渡,入唐求法;历尽艰辛,访道名山。开元末辗转至江南池州,卓锡九华山。初居东岩石室,后归山潜心修法。至德初年,诸葛节等乡老发现了苦修的地藏,遂建化城寺延请大师居之。从此,化城寺成为新罗僧地藏传经布道的大伽蓝。他在此广施教化,德被四方,故乡新罗人闻说也相与渡海来从,一时东僧云集,无以济粮,大师即率徒垦荒种植,过着“夏则食土,冬则衣半火”的生活,这种“请法以资神,不以食而养命,南方号为枯槁众”的苦修精神,世人无不敬仰。僧地藏晚年仍学修不止,每当中夏结夏时期,常带领一名从者居南台,攻读佛经,“独味深旨”。唐贞元十年(794),大师春秋九十九,夏末的一天忽召徒众告别,跏趺示寂,当时山鸣石陨,扣钟嘶嘎,群鸟唉啼,其肉身趺坐石函,经三年开启,颜状如生,摇撼骨节,发出金锁般声音,《藏经》说:“菩萨钩锁,百骸鸣矣,知其为圣人降世也”,视其瑞相和生前言行,僧俗界一致认定他就是佛经中所记载的地藏菩萨示现,于是在大师晏坐的南台之上立小石塔安奉其肉身,因其地上空曾现“圆光”如火,人们称之“神光岭”,又在岭头建肉身殿,以护石塔。

  九华山有三座肉身殿,分别在神光岭、百岁宫、双溪寺。神光岭肉身殿是安葬金地藏金乔觉肉身的地方,亦称“地藏塔”。

  【慈明】(1904~1991)现代僧人。俗名陈万超,字福如,法名道参。江苏高邮县伯勤乡三河村人。6岁时进本地普提寺依当年当林寺武术教练了庆禅师习武。后回家住守3年,重返普提寺依了庆禅师剃度出家,法号慈明。1934年在南京宝华山隆昌寺求具足戒。1937年依扬州高旻寺来果老和尚参学,得师赏识,委以行堂、知客、寮元、当家等职。新中国成立后,在邗江县瓜洲镇修江堤工地上,他一人挑数人的筐土,重达400公斤,获该县、镇颁发的奖旗,旗上绣有“八百斤”3个大字,另赠送他一条桑木扁担。从此他以“八百斤”称号饮誉苏中一带。1961年春至九华山后山双溪寺,先后住过水府庙、百岁宫、一宿庵、东崖禅寺等寺庙。1963年下放到铜陵佛教大队,住东崖钟亭。在钟亭敲钟近10年。他平时总是头戴济公帽,手持方便铲。洒脱轻逸,面恶心善。1988年,慈明到正天门,维修灵官殿,重塑菩萨像,严持戒律,坐禅悟道。临终前写下四句偈语:“妄我成生灭,如是不变迁。真持亦放下,谁住叹空也。”1991年1月11日晚6时圆寂。其徒遵嘱,将其入殓装缸。3年后开缸,见和尚毛发尚存,喉节清晰,体肤无损,关节能屈,遂安放肉身宝殿。其肉身今供奉在地藏禅寺内。